-薑燦心頭一顫,“小澄……你慢慢說,媽怎麼了?”

“媽媽這兩個月一直不太舒服,具體什麼毛病,我也不知道……”尹澄聲音微顫,“爸爸說你生孩子,不讓告訴你。姐,你能不能來一趟啊?”

薑燦緊緊咬住嘴唇,恐懼感像一隻張著血盆大口的怪物,狠狠把她吞噬。

霍知行把她擁在懷裡,拿過電話,冷靜的告訴尹澄他們很快就回南洋。

“老公……”此時的薑燦六神無主。

剛剛還想到從前那些苦日子,冇想到那些苦日子的陰影,竟永遠揮之不去。

“彆擔心。”霍知行柔聲安慰,“爸是名醫,肯定會把媽照顧的很好。我估計小澄打這個電話,是因為他年紀小,太緊張了。媽媽從前生病的時候都是你在身邊,現在你不在,他就冇有主心骨。”

薑燦眼眶紅了,淚光點點。

霍知行心疼的抱了抱她。

他知道此刻任何的安慰都冇有用,唯有儘快帶她回南洋看一眼才能放心。

……

兩天後,薑燦和霍知行帶著小君譽來到機場。

薑燦原本還有些內疚,來央城冇待幾天又要離開,生怕爺爺生氣。

然而霍文淵卻皺皺眉頭:“你這孩子,把爺爺想成什麼人了?親家母生病,你當然應該回去看看!說不定帶著我重孫子回去,她看到高興,病就好了!”

薑燦很感激他老人家的體諒。

霍文淵還把他的私人飛機讓出來給他們。

在整個霍家,他的私人飛機是安全係數最高的,冇有人敢動手腳。機長有二十幾年的飛行經驗,十分穩妥。

VIP室裡,薑燦懷抱小君譽,靠在霍知行肩頭。

“爺爺對我這麼好,可我卻不能在他麵前儘孝,還要把你也帶走……”

“說什麼傻話。”霍知行輕笑,“現在照顧媽媽要緊。爺爺又不是不明事理,再說,你以為霍家離了你,就真冇人能管事了?”

薑燦想了想,是啊,像岑伯那樣能力出眾又忠心耿耿的老管家,霍家有十幾個,公司裡也有專業的經理團隊,董事會中也是人才濟濟。

老爺子把霍家裡裡外外都交給她,是出於對她的寵愛和信任。

薑燦笑笑,仰起頭,小鼻子蹭蹭霍知行的臉。

生完兒子之後這是她第一次這麼主動蹭他。

霍知行一臉受寵若驚的模樣,調整一下姿勢,正準備吻下去……

外麵忽然有人敲門。

“霍先生,霍太太,有人找!”

薑燦看著他黑了臉的樣子感覺好笑,輕輕把他推開。

霍知行咬牙切齒:“不管外麵是誰,我把他頭擰下來!”

這時門開了。

外頭站著聶昕。

霍知行愣了一下。

聶昕摘掉墨鏡和帽子,緩緩走進VIP室。

薑燦見了他也微微驚訝:“你怎麼來了?”

“聽說小姨病了,我跟你一起回南洋!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放心,”聶昕微笑,“這邊的工作我都處理好了,反正最近不想拍戲,乾脆回南洋待一段時間!”

薑燦點點頭,眼神一直盯著門口的方向。

她這次回南洋,桑晴也跟著。因為覺得央城機場又大又漂亮,還有很多高檔免稅店,桑晴不想當電燈泡,就出去轉轉。

薑燦正要跟聶昕討論一下桑晴在南洋的身份問題,這時桑晴興高采烈的跑進來。

“薑燦姐,在機場最最最那邊……有一排抓娃娃機,整整一排!”

話音剛落,一個清冷的聲音就拋過來:“抓娃娃機而已,有什麼可興奮的!”

桑晴愣住。

望著這個熟悉的背影,她一時間屏住呼吸,心跳漏了一拍。

聶昕轉過身來,兩人四目相對,世界彷彿停止了轉動。

自從聶昕把她帶到央城之後,她就一直住在璽園,冇有跟他聯絡過。

兩人之間唯一的聯絡,就是她註冊了幾十個賬號,在視頻下麵發帖子……

現在再見麵,桑晴說不上來什麼感覺。

她僵硬著扯出一個笑,竭力保持自然的跟他打招呼:“嗨,uncle!”

聶昕眸色一暗,麵無表情。

可他身側的手微微攥成了拳頭。

他有些生自己的氣,他不停的告訴自己追到機場來是為了跟薑燦一起回南洋,是因為擔心小姨的病,是自己也想去南洋放鬆一段時間……

然而潛意識告訴他,是因為桑晴也要去南洋。

所以他才這麼迫不及待的趕過來。

實際上他手頭還有兩個通告,今天臨時收拾了行李,還把許岩氣的差點吐血。

聶昕深吸了一口氣,不禁嘲笑自己自作多情。

在直升飛機上,那丫頭不是早就把話說的清清楚楚了嗎?

他隻是uncle,uncle而已!

這時小君譽睡醒,一聲啼哭,打破這裡的沉默。

薑燦趕忙帶他去母嬰室餵奶。

聶昕走到霍知行跟前,清了清嗓子,“那個……桑晴跟我走。”

“嗯?”霍知行一愣。

聶昕不由分說就把桑晴拽到自己身邊。

“uncle,你……”

“你是我從英國帶回來的,當然得跟著我!”

“可是薑燦姐說,讓我跟著她。”桑晴低下頭。

嘴上這麼說,但心裡早就甜開了花。

“桑晴,”聶昕傲嬌的看她一眼,“現在我跟你說話已經不管用了,是不是?”

“啊,不是不是!”

“不是就上我的飛機!”聶昕聲音嚴厲,“他們霍家這私人飛機不舒服,坐我的!”

霍知行無語:“你讓桑晴跟著你就跟著你,扯我們霍家的飛機什麼?”

聶昕一個眼神,讓空姐先帶桑晴登機。

薑燦喂完奶走出來,看這情形也明白了個大概,跟霍知行對視一眼,兩人都輕輕笑了。

她故意問聶昕:“桑晴冇有護照,能去南洋嗎?”

這個問題聶昕早有準備:“她在南洋的暫住證明已經辦好了。根據南洋法律,隻要有暫住證明,就算冇有護照也可以居留,隻是不享受公民待遇罷了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霍知行看著他,勾唇道:“我說,你不是很少回南洋嗎?不是一直住在港城嗎?怎麼對南洋法律這麼熟悉?”

“……”

聶昕被他問的嗓子一堵,轉過頭瞪圓了眼睛看他。

其實霍知行說對了,在遇到桑晴之前,他根本不懂南洋法律。

可為瞭解決桑晴的身份,他把厚厚一本南洋律法從頭到尾翻了三遍。

翻到他就算去考律師從業資格證都能高分通過。

“霍知行!”聶昕臉頰微微發熱,咬著牙瞪他,“你管好我妹就行了,我還要你管?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