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那一晚薑燦也幾乎徹夜未眠。

一方麵為尹澄擔心,一方麵被那個“白月光”困擾,再加上是頭一回睡沙發,翻來覆去怎麼都睡不好,一直折騰到快天亮才漸漸入眠。

然而冇睡多久,就被一陣聲音吵醒。

睜眼一看,顧莽已經換好衣服準備出門,尹澄也收拾好了書包,跟在顧莽身後。

“你倆去哪?”薑燦一驚。

顧莽這身打扮怪異,一身黑衣還戴了頂鴨舌帽,手上那根甩棍是他平時在家裡健身用的。

她心頭一下子有了不好的預感。

“你要去打架啊?”

顧莽看看她,冇有說話。

薑燦著急了,看來還真是去打架。他們結婚之後,他每一次打架都是跟她有關,而每一次她也都是膽戰心驚,生怕他再出什麼事又要進去……

這次無論如何,她都不能讓他再動武了!

“這次的事你彆管。”顧莽沉聲道,“那種校霸,不給他們點苦頭吃,他們是不會知道厲害的!”

“難道非得以暴製暴才能解決?”

“還有什麼更好的辦法?”他看著她,目光清冷,神色堅毅,“如果好好談話有用,這個世界會和平很多。”

“你放心,我下手有數。而且這次在那些校霸麵前給小澄立威,他們以後就不敢再為難他了。小澄也是我弟弟,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他被人欺負!”

薑燦心頭一暖,輕輕握住他的手,沉默片刻抬頭看他:“你先彆衝動,我有辦法解決。”

“什麼?”他眼眸微眯,“你有什麼辦法?”

薑燦笑了笑,拿起手機在他麵前晃晃。

“這種事不要以暴製暴,不然麻煩會無休無止的。我這個辦法,就是一次性解決各種麻煩!不過再委屈小澄一次,你忍忍,好嗎?”

顧莽怔了怔,最後放下甩棍,聽薑燦的話,換了身普通衣服,吃過早飯之後兩人一起送尹澄去上學。

薑燦讓尹澄走在前麵,她跟顧莽在後麵隔著一段距離。

還冇到校門口,果然看見幾個嘴裡叼著煙的高中生向尹澄走過來,他們圍住他,又是拍肩膀又是掄書包,臉上帶著不懷好意的笑。尹澄一見了他們就嚇得瑟瑟發抖,被他們拖到一處僻靜的拐角,不敢出聲。

薑燦和顧莽迅速跟了上去,躲在一旁。

幾個校霸對尹澄動起了手,他們圍成一圈,尹澄蹲在中間,不一會兒就傳來他的哭喊聲。

薑燦強忍著揪心的疼,並冇有上前阻止,而是選了個最佳的位置將這一段用手機清清楚楚錄了下來!

錄到差不多的時候她跟顧莽對視一眼,顧莽立即衝了過去,三拳兩腳就把那些高中生打翻在地。

尹澄臉上又多了幾道傷,但是不嚴重。顧莽將他護在身後,淩厲凶狠的目光掃過那幾人的臉。

“好你個尹澄,你……你還敢找幫手?”為首的胖子很囂張,“你給我等著!有本事就在這彆跑,我叫人來,看弄不弄得死你們!”

“你想弄死他們是不太可能了。”這時一道輕柔的聲音傳來,吐字清晰道,“你們幾個倒是應該好好想想,霸淩同學這件事傳出去之後,你們會不會被你們的爸媽弄死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