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尹若鴻悶悶不樂跟在兩人身後,有時看到霍知行的手在薑燦身上不老實,他就恨不能一針紮過去。

不過轉念想想,兩人感情好,這也是他願意看到的。

尹若鴻嘴角微微上揚。

最終他決定不在這裡當電燈泡來,正準備轉身叫傭人帶他上大船,卻猛然發現兩個鬼鬼祟祟的人影一閃而過。

“是誰?”尹若鴻厲聲道。

那兩人迅速往駕駛室跑去,尹若鴻心頭有種不好的預感也往那邊追。

他追到駕駛室,裡麵似乎有什麼動靜。

“有人嗎?”他心裡一沉,上前敲門。

沉默的那幾秒鐘,隻有海浪聲在他耳邊迴響。

忽然“砰”的一聲巨響,尹若鴻急忙躲開,駕駛室裡衝出的兩個人卻將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他。

他心頭一震。

那兩人是霍展鶴的手下!

“尹會長。”其中一人冷冷對他說,“這裡的事跟你無關,請你不要多事!”

“你們想乾什麼?”尹若鴻抬高聲調,“怎麼會在這艘船上!”

這是白家的音樂會,遊艇是白景淵的。

可霍展鶴的人卻出現了!

“嗬,霍展鶴想借白景淵的地盤搞鬼?”尹若鴻冷笑,“不光做掉礙眼的人,還把罪名嫁禍給白家!真是一箭雙鵰的好計策!”

“尹會長,我們說了,這跟你無關!”

“你們想動霍知行,就得先過我這關!”

尹若鴻雖然年紀大了,但身手依然敏捷,一腳踹掉其中一人手裡的槍。

另外那人大驚失色,舉槍對準他,尹若鴻向旁邊躲閃,子彈打中欄杆,乒的一聲銳響之後擦出火花!

駕駛員和助手已經被這兩人殺了,拋入大海。

“霍知行!”尹若鴻大喊,“帶著燦燦走!快走!”

霍知行和薑燦聽見這邊動靜,慌忙跑過來。

兩個手下合力將尹若鴻打倒。

手槍掉在甲板上,薑燦反應靈敏,上前把槍踢開!兩人猛然回頭狠狠瞪住她,迅速朝她撲過來。

千鈞一髮的時刻,霍知行拚命擋在她身前!

“你們快走!”尹若鴻踉蹌著跑過來,使出渾身力量拖住那兩人,“聯絡白景淵,快走!”

霍知行心頭一緊。

此時奮力護住他跟薑燦的尹若鴻,和那個在飛機上動手腳的尹若鴻,真的是一個人嗎?

還是……其中真的有隱情?

“愣著乾什麼!”尹若鴻歇斯底裡的喊,“帶著燦燦走啊!”

說完他就被那兩個手下一腳踹倒,兩人對他拳打腳踢,很快他就支撐不住了。

霍知行見狀,先護著薑燦到甲板幾個木桶後麵,將她安置好後,迅速跑去救尹若鴻!

霍知行身手矯捷,那兩人根本不是他的對手,一個腳下一滑,順著欄杆掉進了海裡,另一個冇幾招就被打的皮開肉綻,趴在地上起不來。

他上前扶起尹若鴻。

就在一瞬間那人拿起手槍對準他!

尹若鴻反應敏捷,將霍知行重重推到一旁!子彈打中甲板,冒出濃重的火藥味。

霍知行臉色猛然沉下來,掏出隨身的沙漠之鷹,冷靜開槍,正中那人小腿。

那人發出一聲慘叫。

霍知行喘著粗氣,踱步到他麵前,居高臨下看著他。

“你是誰的人?”

那人咬牙切齒,不出聲。

“你不說我也知道,畢竟這世界上想讓我死的人,也就那幾個!”

“嗬,霍三少,”那人臉色慘白,嘴角勾出陰冷的笑,“想知道我是誰派來的嗎?”

他抬起血淋淋的手指,指向尹若鴻。

“你胡說!”尹若鴻大怒,“你明明是霍展鶴的人!”

那人笑了笑,拖著重傷的腿縱身一躍,很快消失在茫茫大海中。

薑燦驚魂未定,顫抖著身子從後麵走出來。

霍知行將她緊緊擁在懷中。

“到底……到底發生了什麼?”

甲板上大塊的血跡觸目驚心,尹若鴻身上臉上的傷也讓人害怕。

薑燦咬緊嘴唇,不發一言。

尹若鴻長歎一聲:“他們兩個是霍展鶴的手下,以前我見過。”

“但我不知道他們混進白家,又是怎麼上的這艘遊艇。”

“剛剛我注意到他們的時候,他們是從駕駛室裡出來的……”

說到這,尹若鴻忽然想到什麼,大驚失色。

“他們進駕駛室,或許改變了航線!”

霍知行和薑燦也環顧四周。

這艘遊艇確實已經遠離了遊輪。

他們迅速來到駕駛室,螢幕上顯示這艘遊艇已經偏航,霍知行立即聯絡白景淵,但無線電不好用,手機也冇了信號。小船像是漂在海麵上的一座孤島,與世隔絕。

“知行,海麵上起霧了!”薑燦猛然一驚。

霍知行和尹若鴻同時抬眼望去。

剛剛還晴朗的天空已經陰沉下來,天邊烏雲壓下,彷彿隨時有一場暴風雨逼近。

最近天氣確實反覆無常。

薑燦緊緊握住霍知行的手,她是有些緊張,但她不想讓他擔心。

遊艇已經偏的越來越厲害,完全與白家失去了聯絡。

尹若鴻走到駕駛台,然而這種專業性極強的東西看起來如同看天書,他也無能為力。

風更大了,船身搖晃的厲害。霍知行抱住薑燦,不停試著用各種方式與外界取得聯絡。

然而一切都是徒勞。

猛的一個大浪打過來,甲板上浸了水,船身也開始朝一邊傾斜。

尹若鴻翻出救生衣給他倆。

“快穿上!”

他隻找到兩件,這時候也顧不上那麼多了。

“大叔,你怎麼辦!”薑燦急了。

“我沒關係。”尹若鴻衝她輕笑,接著看向霍知行,一字一頓的說,“照顧好她,你們一定要好好活著!”

霍知行心裡有種奇怪的感覺。

“小兔崽子,你發什麼愣!我說讓你照顧好她,你答應了冇有?”

霍知行點頭,這種時候也來不及多想。

他幫薑燦把救生衣穿好,意味深長的看了尹若鴻一眼。

船身更加不穩,每一步都像是在走鋼絲。

尹若鴻又去找救生充氣艇。

然而就在這時一個大浪打來!

薑燦如同失重,順著甲板滑了出去,霍知行緊緊拉住她的手。

風雨交加,她怎麼都睜不開眼。一個又一個浪打過來,小艇漂在海上,搖搖欲墜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