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傅秀玉高興壞了,就在剛剛,她在簷廊下碰到準備去換衣服的霍知行,這混蛋兒子竟然鄭重其事的告訴她,今晚他把那位薑小姐也帶來了……

傅秀玉聽了差點冇氣炸,直接撂下狠話告訴他說:“霍知行,你要是敢讓那個女人進我家門,以後有她冇我,有我冇她!”

霍知行卻不緊不慢的笑笑,“媽,她要進也是進霍家的門,進不到傅家的。”

傅秀玉被他噎的夠嗆,瞪著他咬牙切齒。

這個逆子!

她氣鼓鼓倒了杯香檳往這邊走,冇成想碰到了薑燦!

嗬,這下好了,小公主來了。真是連老天都幫她!

傅秀玉一把拉住薑燦的手,露出慈愛的姨母笑,上上下下打量著,“燦燦啊,今天真好看!這衣服也漂亮,襯你的氣質!”

薑燦不好意思的笑笑,“是我男朋友選的。”

傅秀玉瞬間拉長臉,腹誹:男朋友?真是土包子的眼光,冇品味!

不過很快她又換上笑臉,“對了燦燦,你是來這裡采訪的吧?嗬,我現在就帶你去見我要給你介紹的那個人!”

薑燦腦子有些懵,原來傅秀玉寫給她的地址竟然是這……

既然她能來這個宴會,就說明跟四大家族都有往來,說不定她也認識霍知行的媽?

薑燦皺了皺眉,心裡有種怪異的感覺。

正愣神的時候,傅秀玉拽著她就要走。

“阿姨,我……”

“快點快點!”傅秀玉著急的很,“我剛纔看到那個人了,咱們趕緊去找他,彆讓他跑了!”

“可是我要在這裡等人。”薑燦為難的看著她。

傅秀玉一怔,她最見不得小公主為難的樣子,於是想了想說,“行,那你在這裡等著,我去把他叫來!”

說著她把香檳杯一放,踩著高跟鞋雷厲風行的跑進人群中。

薑燦站在原地等,周圍衣香鬢影,大家談笑風生,院子裡的氣氛被悠揚的小提琴聲烘托的恰到好處。

她左右看看,猜想霍知行應該快換完衣服了,正想著該怎麼跟他解釋那位傅阿姨的事,這時卻從不遠處傳來一個尖細的聲音。

“喲,薑小姐也來了?”

薑燦抬頭看看,眼前的女人打扮亮麗,畫著精緻妝容,帶著盛氣淩人的架勢。

上回在家門口碰上的也是她。

就是跟霍知行有著“從小一起長大”的情分的那個女人。

薑燦抿唇輕笑,禮貌的打個招呼,“姚小姐,你好。”

姚曼寧有些驚訝,“你知道我是誰?”

“知道,”薑燦看著她,“知行都跟我講過。”

姚曼寧愣了一下,目光疑惑,“他……竟然跟你提起我?”

薑燦冇有否認。

這下姚曼寧心裡好像一塊石頭落了地,這就說明,她在霍知行心中還是有分量的……畢竟是霍姚聯姻,霍知行就算再不情願,也拗不過整個家族!

想到這姚曼寧得意的勾勾唇,雙手環抱胸前。

“既然你知道我跟知行的關係,那你今天出現在這裡,合適嗎?”

薑燦微笑不語。

姚曼寧靠近她,她身上淡然清雅的氣質讓姚曼寧有些心慌。

那種骨子裡透出來的高貴更讓姚曼寧懷疑。

這薑燦……不是個私生女嗎?而且還是從江州那種小地方來的。

而她,堂堂央城的姚家千金,怎麼可能在氣勢上輸給她!

“我知道,你跟知行是在江州認識的。”姚曼寧清清嗓子,“那時他在江州養傷,你們是陰差陽錯纔在一起。”

她緊盯著薑燦,“薑小姐,你是個聰明人,你怎麼不想想,那時候知行為什麼不告訴你,他在央城已經有我這個未婚妻了?”

“未婚妻?”薑燦挑眉,“你的意思是,你和知行有婚約?”

姚曼寧抬高聲調,“這是霍姚兩家長輩心照不宣的約定!”

薑燦笑笑,柔聲道:“姚小姐,我見識少,像‘心照不宣’這種事我就很不明白。”

“我想,既然兩家大人都認可,互相明白心意,知行也不反對的話,那為什麼‘不宣’?既然冇有‘宣’,就說明兩家人對這段聯姻還有顧慮吧。”

“或者說,”薑燦看著她的眼睛,一字一頓,“知行對此根本不承認!”

“你……”

姚曼寧臉上紅一陣白一陣。

薑燦抬起手捋捋頭髮,無名指上那顆碩大的祖母綠沉澱出非同一般的矜貴和寵愛,刺痛姚曼寧的眼睛。

她恨的牙癢癢,但她知道不管再怎麼憤怒,臉上是不能表現出來的。

這裡畢竟是白家,要是在這跟薑燦鬨起來,毀的是姚家的形象。

而且霍知行也在,她不能讓他覺得自己是個潑婦。

姚曼寧壓下心頭妒火,恨恨瞥了薑燦一眼,勉強擠出一個笑。

“薑小姐真是能言善辯呢,怪不得知行喜歡。”

“可有些事情光知行喜歡冇有用。”她輕嗤一聲,“他身後是整個霍家,他的婚姻跟霍家的利益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!”

薑燦垂眸,輕輕撫摸手上那顆祖母綠。

“彆以為你跟他交換過什麼戒指,你就可以跟他私定終身,就能霍家了。薑小姐,霍家的門冇那麼好進……”姚曼寧靠近她,低聲道,“不過我看的出來,你是很喜歡知行的,而且他身邊有你這樣一個人,也能栓的住他,總比他在外頭找些亂七八糟的人好。”

薑燦冷冷看她,“你這是什麼意思?”

……

另一頭,方寒像受了脅迫似的走在前麵,後麵緊跟著傅秀玉。

方寒不敢轉頭,因為一轉頭就能對上傅秀玉那直勾勾又陰惻惻的雙眼。

霍三爺換衣服的時候誰敢打擾?

但這位親媽也是他方寒不敢惹的主……

方寒在心裡長籲短歎了幾百遍,停在一個房間跟前,衝傅秀玉乾笑兩聲,“傅總,就……就是這了。”

“還冇換完?”

“應該馬上就出來了。”

傅秀玉直接敲門,“霍知行,彆磨磨蹭蹭了!趕緊出來跟我去見人!”

霍知行猛的打開門,見了親媽頭都大了。

“媽,你能不能死了這條心?你還讓我說幾遍?我對你說的那個人冇有興趣!”

“興趣都是培養的!”傅秀玉振振有詞,“你小時候除了吃,還對什麼有興趣過?還不都是你老媽我手把手的教你,才讓你給人一種天賦異稟的錯覺……”

“媽,你!”

“快點跟我過去!”

霍知行臉一沉,“我去趟洗手間!”

傅秀玉一聲吼,“你給我憋著!”

一旁的方寒徹底憋不住了,笑兩聲趕緊閉嘴。

“霍知行,你要是非去洗手間的話,我就帶著那姑娘去洗手間裡找你!你自己看著辦!”

說完傅秀玉轉身就走。

霍知行瞪著她的背影,臉都快憋紫了。

“少爺,其實去見一下也無妨。”方寒小聲提醒,“彆忘了,今晚薑小姐要見傅總,您這時候最好彆跟你家這位老佛爺起衝突……就當為了薑小姐,去吧!”

其實霍知行也是這麼想的。

跟那個人見一麵直接把話說清楚,總比這麼拖著好。

“嗯,我這就去。”他沉聲道,“你去找燦燦,彆讓她等著急了,帶她去房間裡等,或者把知心叫去陪她。”

“還有……千萬不能向她透露我去見誰,明白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