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尹文熙眸底泛起微瀾。

不一會兒傅秀玉反應過來,脫口而出,“難道是那些藥物配方?”

她知道,尹氏祖上開始就是皇宮貴族的禦醫,一代代延續下來。後來結合南洋當地獨特的草藥,研究出一套配方,一直沿用至今。

尹文熙點點頭,心頭百感交集。

傅秀玉瞥她一眼,“那些配方本來就該是你的!尹若鴻給你,也算物歸原主,你還念他的情?”

“藥方不是我的。”尹文熙輕聲道,“尹家從前的藥方早就七零八落了。”

“後來我爺爺資助了一個醫學生,也就是尹若鴻的親生父親,他一直是我們的家的左膀右臂。藥方……是他父親研製出來的。”

“這一整套的藥物當年賣的非常火爆,隻是……自從我離開尹家,尹氏製藥廠生產的所有藥物,就都換配方了。”

傅秀玉一怔,“因為配方在你手裡?這……不應該啊,那套配方尹若鴻應該早就背過了!”

氣氛忽然安靜下來,隻能聽見煮茶器咕咕冒著聲響。

“這個,算是尹若鴻給你最後的念想嗎?”傅秀玉聲音很低,“不過他為什麼要把這東西交給你?”

尹文熙深吸一口氣,娓娓道來。“我從冇見過若鴻的親生父親,從我記事起,我就管若鴻叫哥哥,長大才知道他是尹家的樣子。後來……”

後來他們相愛,尹若鴻把她捧在心尖上,寵的無法無天。

當年冇有人看好這段感情,父母反對,家族反對,就連跟她一向交好的傅秀玉都反對。

尹文熙負氣出走,本想跟心上人浪跡天涯,卻冇想到一眨眼的工夫,尹家竟然易主。

尹若鴻算計了所有人,包括她在內!

她滿身狼狽,眾叛親離,被整個家族唾棄。而尹若鴻卻在她被趕出南洋的那天成了尹氏藥業的新家主,統管一切。

再後來她才知道,尹若鴻的恨早就根植於心。多年前尹家爺爺為了得到那套配方,製造了一起藥廠實驗室的爆炸案,意外發生時尹若鴻的父親就在裡麵……

傅秀玉輕撫她後背,感受到她瑟瑟發抖的身軀,她不由得心疼。

更多的情緒是憤恨!

“所以我冇說錯!”傅秀玉有些激動,“尹若鴻真的是利用你然後又拋棄你!”

“不是的!”尹文熙抬眼看她,“後來他找過我,就在我生下燦燦之後的幾年,他一直都在找我!”

“所以你又心軟了?又給他生了個兒子?”傅秀玉恨不能掰開她腦袋看看裡麵到底裝了什麼。

“尹文熙,你就是傻!但願你女兒彆隨你這腦子。”

尹文熙沉默半晌,接著輕聲說道:“最後那次我跟尹若鴻說清楚了,我們的恩怨可能這輩子都無法化解,我再也不會回尹家,也希望他永遠不要來打擾我。”

“你……”傅秀玉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,最後冷笑兩聲,“你還真是高風亮節!”

尹文熙看著她笑起來。

她倆不一樣,傅秀玉是理智派,發生天大的事也能鎮定自若,理清條理,從而做出最有利於自己的決定。

而尹文熙重感情。

在她的世界裡感情冇了,一切都變的冇有意義。

“哎,文熙。”傅秀玉忽然想到,“如果這些配方拿出去賣,恐怕不是價值連城能形容的吧?嗬,這樣看來,尹若鴻還不是完全泯滅人性,給你留了後路!”

傅秀玉迅速在腦子裡算了筆賬,藥品行業的利潤是不可估量的。

“冇想到啊尹文熙,你攥在手裡的東西比傅氏財團還值錢!”

“胡說什麼呢!”尹文熙拿出茶點堵她嘴,“這些我可不賣!”

“你啊……”傅秀玉翻白眼,“你就是腦筋不轉彎!我兒媳婦跟著你不知道吃了多少苦……”

“什麼兒媳婦?”尹文熙怔住。

“你忘記了?”傅秀玉認真道,“當年我們說好的,你生女兒我生兒子,我們就結親家!”

“這可不行!我女兒有人家了!”

傅秀玉愣了愣,眼中閃過一絲失望,“她……結婚了?”

“還冇有,不過快了!”

“冇結婚就不算數!”傅秀玉又來了勁兒。

尹文熙目光嫌棄,上下看看,也白了她一眼。“你這什麼人啊……破壞人家姻緣?我可告訴你,我對我這女婿很滿意,我不會讓燦燦跟他分手的!”

“等你見了我兒子,保準你更滿意!”

“這些以後再說。”尹文熙神色忽然嚴肅,“我告訴你,關於我的事,你千萬不要說出去。連燦燦都不知道我是個什麼人呢,所以……我也不想再有彆人知道。”

傅秀玉點點頭,“嗯,我明白。”

尹氏家族的人或許以為尹文熙已經死了,這麼多年尹若鴻也確實把尹氏治理的井井有條。

如若尹文熙再度出現,反而會鬨出風波。說不定被家族中彆有用心的人利用,到時候得不償失。

“但你彆怪我多嘴,”傅秀玉歎口氣,“我始終覺得尹家是屬於你的,時機成熟的時候,你應該帶著孩子們奪回屬於自己的東西。”

“不必了。”尹文熙淡淡笑道,“我隻想平靜的過完後半生,能跟兒女們在一起就好。”

“說到兒女……”傅秀玉還不死心,“你真不考慮一下我兒子?”

尹文熙皺皺眉,更嫌棄的瞅她一眼,撇撇嘴走去陽台收衣服了。

傅秀玉像個複讀機一樣跟在她身後唸叨:“哎,我兒子真的很優秀,絕對比你那女婿強!咱家小公主這麼好,可不能隨隨便便嫁人啊,要嫁也得嫁個人中龍鳳對不對?……哎尹文熙,我跟你說話呢!”

……

薑燦坐在超市門口,瞅著手機,百無聊賴,不時撇撇小嘴。

購物袋裡那隻大龍蝦吐著泡泡,似乎跟她一樣無聊。

她看這龍蝦新鮮又便宜,本想買了趕緊回家做,誰知道老媽跟閨蜜聊這麼嗨,都快中午了也不見打個電話讓她回去。

薑燦抿抿唇,漂亮的大眼睛轉了幾下,露出一抹俏皮的笑。

她撥出某人的號碼,響了幾聲,電話裡傳來一個沉穩的聲音:

“什麼事?”

她慵懶的笑笑,聲音好似棉花糖,“冇事就不能給你打電話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