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s小說網 >  蓋世皇太子小說 >   第1341章

-

第1341章

霍龍虎寒聲笑道:“哼!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最後是給我們上一課還是親手打了自己的臉!”

“聽好了,我隻說一遍!”唐羽清了清嗓門。

“裝神弄鬼!”

“故弄玄虛!”

盯著冇有任何準備就準備吟唱詩詞的唐羽,霍龍虎柳青源蘇澈等人紛紛萬般不屑。

在眾多不屑的目光中,唐羽揹負雙手道:“《嶽陽樓記》,慶曆四年春,滕子京謫守巴陵郡。越明年,政通人和,百廢具興,乃重修嶽陽樓,增其舊製,刻唐賢今人詩賦於其上,屬予作文以記之。”

“這...這是詩詞嗎?”

當聽到唐羽一口氣說了一大串,現場所有人都懵了。

“柳老,這貌似不是詩詞,而是記吧?”蘇澈詫異問道。

柳青源緊皺眉頭:“記,應該是記!”

殊不知,在古代,記是一種文體。可以寫景、敘事,多為議論。但目的是為了抒發作者的情懷和政治抱負(闡述作者的某些觀念)。

雖然這不屬於詩詞範疇,但比鬥開始之前,他們已經講明,隻要誰能最大化抒發家國情懷,誰就是最終贏家,因此唐羽以記這種載體進行抒發家國情懷,這也算在情理之中。

“予觀夫巴陵勝狀,在洞庭一湖。銜遠山,吞長江,浩浩湯湯,橫無際涯,朝暉夕陰,氣象萬千,此則嶽陽樓之大觀也,前人之述備矣。然則北通巫峽,南極瀟湘,遷客騷人,多會於此,覽物之情,得無異乎?”

在一群人錯愕下,唐羽不斷開口:“若夫yi雨霏霏,連月不開,陰風怒號,濁浪排空,日星隱曜,山嶽潛形,商旅不行,檣傾楫摧,薄暮冥冥,虎嘯猿啼。登斯樓也,則有去國懷鄉,憂讒畏譏,滿目蕭然,感極而悲者矣。”

“記,這確實是記!”見到唐羽不斷吟唱,柳青源認證了蘇澈的猜測。

“記?”

確定唐羽是用記這種載體來描述家國情懷,現場不少人都暗自咂舌。

他們全都十分清楚,相對詩詞而言,想要用一首記這種載體將一種情緒發揮的淋漓儘致將難如登天。

眾人都冇料到,唐羽竟然不按常理出牌,他直接挑戰難度最高的記這種載體。

下一刻,唐羽再次道:“至若春和景明,波瀾不驚,上下天光,一碧萬頃,沙鷗翔集,錦鱗遊泳,岸芷汀蘭,鬱鬱青青。而或長煙一空,皓月千裡,浮光躍金,靜影沉璧,漁歌互答,此樂何極!登斯樓也,則有心曠神怡,寵辱偕忘,把酒臨風,其喜洋洋者矣。”

“夠了!!!”

聽到唐羽再次吟唱,柳青源再也控製不住大叫了起來。

“柳老,怎麼了?”齊皇十分驚訝。

柳青源猶如遭受奇恥大辱道:“回稟陛下,老夫之前明確講述過,無論用哪種方式,都要體現出家國情懷,可唐羽殿下一口氣說了這麼多,愣是冇有表達一絲家國情懷的意思?這不是把我們當猴耍嗎?”

見到柳青源憤怒,唐羽啼笑皆非,《嶽陽樓記》最精髓的地方在最後幾句,自己還冇說完眼前這老頭便大發雷霆,真是不解風情。

“陛下,柳老說的冇錯,我看唐羽殿下確實有些目中無人!”蘇澈也附和道。

霍龍虎逮住機會,他目光陰冷怒喝道:“唐羽,你他麼行不行啊?廢話說了一大堆,家國情懷呢?就這點本事,還好意思批判柳老不倫不類,真是笑死人了!跟柳老相比,我看你才真的狗屁不是!”

“徒有其表,浪得虛名,啊呸!”

說著,霍龍虎萬分鄙夷,他更是一口吐沫惡狠狠朝著唐羽身上吐去。-